参与车辆2967辆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7-06 11:35    次浏览   

可喜的是,在2014年开年,北京公布了《小客车合乘指导意见》,首次赋予“拼车”以合法通行证,并给“小客车合乘”下了定义,即出行线路相同的人共同搭乘其中一人的小客车的出行方式。根据意见,出行线路相同的市民可以在签订合同的情况下,分摊相应的费用,但禁止临时随意合乘摊算相关费用,否则将按非法运营进行查处。

此外,还有一些专门的拼车网站,如我省2008年建立的山西拼车网,目前参与人数达到了11448人,参与车辆2967辆,发布路线3473条,首页显示的这组数字足见省内拼车市场的庞大。不仅有上下班拼车、城际拼车,还有周末出行和旅游拼车,具体信息中会显示提供的空位数量,出发时间、车主的联系方式。司机和乘客只要输入出发地和目的地,就可以搜索到相应的路线。

事实上,拼车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在北京、上海、杭州、武汉等一、二线城市,拼车已成为继公交车、私家车、出租车之后,第四种出行方式。在我省,拼车也已经兴起多年。打开qq群查找栏,输入“太原拼车”关键词,会出来六个页面的内容,“拼车群”数量累计达430个,人数最多的群成员高达994人。拼车地点不仅有距离较远的大同、长治、晋城、忻州等市,也有距离较近的古交市、清徐县等,还有不少太原市内拼车群,如太原小店拼车群、太原上班拼车群、太原同城拼车公益群,等等。

拼车指导意见一出,不少民众点赞,但细读意见,还属于谨慎的有限开放,比如,事先协议的拼车合法,而临时起意的拼车仍难逃黑车之嫌。而事实上,很多拼车都是临时起意,而非事先约定的。固定线路经常拼车的还好说,多数时候临时拼车,每次专门签协议并不现实。在中长期合乘当中,由于多是熟人,因此很多拼车者对于签订合乘协议并没有倾向性。

相比于政策上的谨慎,网络上的民意显然更为超前。在山西公安交警网的论坛、微信和微博上,网民对于拼车合法化的呼声此起彼伏。网友@微风送爽:“站在市民方便、实惠和缓解交通压力等角度讲,拼车是大势所趋。拼车合法化,无疑是有惠于民的。”@壹种心情:“行政监管部门要恰当地站在一个合适的位置上提供服务,绝不能因为畏惧困难缩手缩脚,更不能因为怕在改革中犯错误、受批评而保守不前。”@枯木老人:“拼车受到限制,无非是职能部门认为拼车可能扰乱正常的运营市场秩序,难以监管。拼车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简单地将其扼杀,显然不合理。相关职能部门应积极运用市场经济手段,加大社会管理创新,为缓解拥堵出真招。”

每到年根儿,返家探亲流的叠加,我省各种运输方式都已人满为患。据山西公安交警网的调查显示,截至1月25日的统计,约定1月29日前拼车回家的参与人数达到了2193人,参与车辆735辆。

退一步讲,即便拼车双方愿意签订协议,在细节方面,如何签订协议,谁来拟定协议,怎样查验协议,其实都不简单。如果协议是格式合同,可以免费领取还是定点发放?特别是很多拼车行为都是偶发的,非专业的,用专业的协议来漂白拼车的性质,会不会因为新增的这道程序而吓退了车主拼车的念头?再譬如按照协议,风险责任谁来埋单呢?这些都需要在后续的实施中,以更细的法律法规加以明确。

其实早在2013年4月,太原市“两会”期间,市政协委员王玮珏就提交了关于鼓励出租车合乘、私家车拼车出行的提案,该提案虽由太原市交通局、太原市公安局立案,但截至目前,太原市还没有关于对拼车立法的动议。

虽然拼车有着广泛的民间呼声,然而,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拼车者一直处于一种身份认同的尴尬境地。模糊的法律地位,使拼车行为长期在合法与非法的边缘徘徊,不仅拼车族战战兢兢,交管部门在面对拼车中所发生的各种纠纷时,也难以进行适当的处置。

现实是复杂的,有拼车需求的喷发,也有“黑车”的暗流涌动。在落地过程中出现的诸如如何发扬契约精神,怎样引导民众意识等一系列问题,也显示出了不少政策盲点。要真正避免政策陷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管起来更难”的尴尬境地,山西拼车正名,也许仍需静观其变。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北京市小客车合乘出行的意见》并非十全十美,也不可能一劳永逸。它的意义一方面在于其勇于试水,为拼车行为尴尬的法律地位进行了正名;另一方面也为其他地区提供了示范性,通过制定规则、订立契约,肯定合理合法的行为,反对违规非法的做法,为拼车之路筑基除障。

拼车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市场,离不开这种出行方式所带来的方便和快捷。据山西公安交警网的统计,目前路面上的机动车有60%至70%是空载,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拼车可以使路上的车辆减少30%左右,既能缓解交通拥堵,又能减少雾霾。拼车实行车费分摊,乘客省钱,驾驶者节约油钱,还可以让无车一族避免等车,节省了大量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