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的领袖能会这么多语言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3-27 10:15    次浏览   

一个是得到了本地人的帮助。我们艾弗顿居委会主席ganesan先生,从我在这边居住开始就给我多方面的帮助,引导我慢慢融入居委会,教导我如何做好异族间的交流,鼓励我参加社会活动,让我体会到连异族同胞都会无私的关怀和真诚的帮助新移民尽快融入新加坡这个大家庭,现在我们成为朋友。丹戎巴葛选区的顾问国防部政务部长顾蔡矶副教授也是多次接见新移民,了解新移民对政府的新移民政策的反应,了解新移民融入当今社会可能遇到的问题,和我们这样的普通老百姓、新移民共同娱乐、进餐,给予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和认同,不但增强了新移民对于国家的认同感、自豪感,我们感受最深的还是融入当地社会,重新找回了我们曾经失去的尊严和生活在和谐社会的优越感。

要提高本身素质,多多学习异族语言,多参加当地社区活动。李总理对于新移民的殷切期望,只是学点英文,当我们听到新加坡的领袖都是以至少两三种语言发言时,自己真是汗颜。文化、种族、肤色都无法阻挡语言的交流,如果我们可以很流利地和异族同胞交流时,大家之间也就很少有隔膜了。其实每个人都不是语言天才,要做到母语和外语同样好,很难,连我们的李光耀资政都承认他的英文比中文好,但作为一位广受国际尊重的政治家、新加坡的国父来说,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的领袖能会这么多语言,也没有一个政治家会在自己老年时才开始学习一门外语,现在他可以很流利地用中文和大家交谈。既然一个百忙中的国家领导人可以在老年时开始学一门外语,为什么我们新一代移民、年龄介于20多到40多岁的年轻人不可以从头开始?多参加当地的社区活动,新加坡基层的活动可以说是丰富多彩,多数是免费或者象征性的收一点费用,工作人员绝大部分人都是义工,大家在一起都会相处的非常融洽。有时回国和朋友聊天,他们都非常羡慕,新移民有机会免费观赏大型盛会的预演甚至正演,可以和部长一起打保龄球、一起去旅游、一起进餐,这里面没有按资排辈、也没有暗箱操作、更没有领导和你吃饭给你面子的事情,只要是当地居民都可以参加,这是和谐社会的典范。

另一个则是遇到了当地人的侮辱。每一个新移民的经历都可以写一本充满艰辛、努力拼搏的故事的书,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不同的,但也有好多交集。比如:好多年前,当地人也许并恶意的问你:你们国家有地铁吗?你们家有电视吗?你们结婚还是做花轿?当然这些年中国的突飞猛进的发展,都给这些问题一个很明确的答复,现在的问题是:现在中国发展的那么好,你怎么不回去?现在是不是中国人有钱了,说话就越来越大声?中国人是不是不会排队?...好多问题是既定的事实,尽管略有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的顾及,但我都是无言以对,知道他们不是出于恶意,即便出于他们对外来人才可能影响到他们的生计的焦虑,这都是无可厚非的。但文明社会中也会出现一些瑕疵,一位ntuc出租车司机,鲁莽驾驶硬性一次切人6个车道,逼得我从第3个车道驶入几乎最右边的车道,应该他让路的,我驶到前方,他很不甘愿一路鸣笛,众所周知新加坡是个文明的社会。路上驾车很少有人鸣笛,除非紧急情况,被人一路鸣笛肯定说明这个人在“破口大骂”你,于是下车查问原因,由于是讲英语,那个老安哥,竟然说出另大家大跌眼镜的话“你这个韩国人..."为了不影像外族同胞的感情,再此省略了,既然没办法沟通,就去警察局了,最令人愤慨的是,他可能听到我讲华语了,于是在新加坡中央警察局的入口一口一个"chinaman(旧时蔑视侮辱中国人的称呼)”甚至在警察的接待室还是一口一个"chinaman”,我虽然对于他在警察局都可以这样无法无天深恶痛绝,但对警察部门没有来制止他,只是提供交通警察的投诉地址也是很谅解,毕竟这不是他们的职权范围,于是亲自写信到ntuc和交通警察局反应此事,新加坡一个国际大都市,不能容忍这种涉及到种族歧视的言行的存在,如果真是发生到一个游客身上,或许会演变成一个国际性一面倒的谴责的浪潮。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新移民身上可以说大有人在,但我们能做的是什么?信写了,几个月下去ntuc和交通警没有任何答复,当然除了讲出去告诫其他人外,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至于对近年来出现的新移民团体,孙先生建议,政府要把相应的新移民团体规划到新加坡社团的领导下,通过政府引导、社团努力,把新移民凝聚到新加坡内部,让新移民离开狭隘的地域界线,走进新加坡这个大家庭,社团可以多组织当地人和新移民的交流活动,让大家增加了解,取同容异,给新移民更多的归属感。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尽管新移民团体的宗旨是美好的,但操作起来多多少少都有些各自为政,夹杂着权力的斗争甚至不同程度的内讧。比如说总理提到的学习英文,参加当地的社区活动,不可避免地要说英文,要了解对方的文化和习俗,如果只是一个单纯的新移民组织,肯定是做不到的,也许大家说的只是某个地区的方言,最多就是华语。结合自己的亲身感受,能在新移民组织中担任重要角色的无非是:以前国内的官员、现在中资企业的领导、成功的私人企业家。不能回避的问题是,好多官僚风气、烟酒文化横行,甚至勾心斗角,拉帮结伙……或多或少不利于新移民融入新加坡的社会,

关于国家引进新移民的作用,孙先生认为,从古至今大凡经济高速发展阶段,一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国家都是经历着一个源源不断引进外来人才的征途。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仅有200多年历史的国家,但从二十世纪到现在一直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无论在经济、政治、科技、文化等各个领域都是人才济济,其中最关键的因素还是大量吸引外劳和新移民,无论是百年前的印第安人、华工还是现在穿梭于硅谷的印度人、华人,都是美国辉煌成绩的创造者。毋庸置疑,没有外劳,没有新移民,所有一切都是不可想象的,不引进新移民,美国的历史一定会改写,可能现在还是英国的殖民地,甚至从地球上消失了。

作为新加坡人,他见证申请第一届青年奥运会成功而写下了《为我国获得首届青奥运主办权欢呼!》,今年有有幸参加青奥会的开幕式预演。曾经的愤青,为北京申请到2008年奥运会而热血沸腾,但没有这次作为一名参与者去亲自体会成功获得举办权来得感动。做为新移民,其实要求得并不高,参与再融入,为新加坡而自豪!在观看开幕式预演时,虽然贵宾都是代替的,但升国旗的那一刻,堂堂一个男子汉,一个有泪不轻弹的男人,他流泪了,从小在五星红旗下长大,这个时候错综复杂的感觉一下涌上心头,在新加坡的也是五星的红白国旗下,感慨万千,是的,没有绚丽和声势浩大的开幕式,但有不太整齐的舞者,一切一切都很自然,没有如何做作,是全民参与的,当然也包括新移民,不需要去抢票,甚至不需要付钱,多么有人情味啊!新移民也受到同样的尊重,这是新加坡人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