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收入水平相对偏低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2-12 17:08    次浏览   

在这份提案中,王真提出应加大对社区医院(一级医院)的财政投入支持。鉴于目前医院收支两条线的状况,他提出医生收入应当与劳动挂钩,要改变收支两条线的财政投入机制,以调动医生的积极性。同时,王真希望,能加大对社区医院医生的培训力度和部分社区医院医疗设施的投入力度,包括资金投入和宣传投入。

“医联体有不少是‘拉郎配’的性质,医院被结为一体,相互之间未必情愿。以我们医院为例,世纪坛医院花了十几万,帮着社区把信息化建起来了,但下面的积极性并不是很高。”王真解释道,话语中不乏无奈。

“北京的医院其实并不少,只是就医无序,造成三甲医院人满为患,社区医院门可罗雀。”王真说。

医保报销政策的不配套,是委员们诟病的另一问题。几位委员都反映,现行的医保政策与社区首诊、双向转诊的分级医疗服务目标并不一致,“看病要去大医院,大医院住院才报销,回到社区又没药”的医保报销政策,造成患者只能往大医院挤。

近几年,北京市推出了区域医疗联合体这一因应策略,通过构建三级医院联合体来实现医疗资源整合,以形成“上下转诊、急慢分开、分级诊疗”的合理局面。

在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农工党界委员邢念增看来,由二三级医院向社区医院转诊,市民往往会不乐意。“最显见的原因就是三甲医院药物比较全,社区医院多数药物不全,老百姓需要的药没有。”邢念增说,在多数医药没有分开的情况下,市民也不得不选择大医院就医。

然而,北京市一些政协委员在调研中发现,尽管医联体建设不断推进,到2016年年底更是有望从现在的30多家增长到50多家,但其实际效果却并不明显。用他们的话来说,现在的医联体虽然在政策的作用下联在了一起,但实质上并没有形成一体。

提起北京市的医疗状况,“大医院看不上病,小医院看不好病”往往成为人们的第一印象。如何解决百姓看病难这一困局?

石景山区卫生局副局长、民革界委员李凤芹还透露,因为医保报销比例的不同,甚至有病人专门多次到大医院看病,套取医保报销款的现象。

北京世纪坛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由于历史悠久,名声在外,深受北京乃至全国患者的追捧。每天来这里看病的病人络绎不绝。然而,在世纪坛医院急诊科主任、民革界委员王真看来,很多头疼脑热的病症,完全没有必要来这儿,一些慢性病也可以到社区医院接受治疗。

王真也反映,很多社区医院甚至连病床都没有,在硬件上也不具备接收病人的条件,更别提接收转诊病人了。

世纪坛医院不是已经结成了医联体吗?怎么还会出现这种状况?带着这一疑问,记者向王真进行了求证。原来,不只世纪坛医院,很多已结成医联体的医院都存在这一状况。

在医保报销问题上,几位委员都强烈建议推行阶梯报销制度。邢念增建议,为吸引市民到社区医院首诊,可考虑提高在社区医院就诊的医保报销比例。王真认为,应当推进医保支付方式改革,提高术后及亚急性期康复病人在社区、二级医疗机构的报销水平,并适当拉开档次,形成阶梯式医保报销政策,引导大医院中患者主动分流。李凤芹则提出,可以活用医保基金,将之与卫生经费整合管理,互联互通,用于健康事业。

通过医疗服务价格差引导患者分流,也在委员们的建议之列。贾继东分享了友谊医院加收医事服务费和提高专家挂号费的经验:过去我总跟一些老病号说,三个月来挂一次我的号复诊一次就可以,平时就挂普通号拿个药就行了。但是以前专家号价格没调的时候,由于与普通号相差不了几块钱,尽管没有必要但复诊的病人每次还是坚持挂我的号。现在调整到几十元至百元不等的医事服务费病人就要考虑一下了。这样就给真正需要首诊的疑难重症患者留出了专家资源。

如何破解这一局面,在今年北京市两会上,不少委员将目光瞄向了这一块儿……

在临床中贾继东就碰到过极端例子:在别家医院看好病后,跑到友谊医院来开药,原来越贵的药降价的幅度越大,这也使得有些患者不惜多跑一趟来友谊医院。

这一建议与王真不谋而合。“应当规范医疗服务价格,提高医务人员服务类价格,这样以保证康复医院与护理院的生存与发展,从而能减轻大医院接诊压力,同时也提高三甲医院的床位周转率”王真说。

患者不愿转诊可以理解,医院为何往往也不积极呢?邢念增道出了一个原因:目前社区医院是收支两条线,医生收入水平相对偏低,绩效考核收入不是很多。

去年,王真利用在北京市医管局挂职的机会,对前期成立的朝阳医院、友谊医院、世纪坛医院和安贞医院四大医联体进行调研,结果却发现,“多数医联体只是形式上把医院联起来了,并没有从实质上成为一体。”

今年北京两会上,王真有备而来。一份《关于通过构建医联体模式以提升区域医疗服务体系能力及所需政策支持的建议》浓缩了她一年来的调研成果。

同样赶到无奈的,还有友谊医院肝病中心主任、医卫界委员贾继东。作为本市首家医药分开的试点医院,改革启动后,友谊医院的门诊量并没有下降。两年过去了,很多科室的普通号反而变得更加抢手。

那么医药分开之后又如何呢?贾继东表示,由于启动医药分开后,取消了15%的药品加成,药价便宜了,结果几家试点中的综合大医院原本是针对疑难重症为主的,现在部分科室却沦为“开药门诊”,造成真正需要看病的患者挂号难。